Posted on

《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新冠肺炎对中美两国的影响》(以下简称《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一书中,来自多国(其中又以美国居多)的文章作者对中美两国抗疫进行了深刻剖析和审视。近期,中国社会科学网对《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编著者之一、美国社会活动家萨拉·弗朗德斯(Sara Flounders)进行专访。美国方面应该清楚,医疗系统并不仅仅要靠高科技就能发挥作用,美国实际上缺少一个完善的医疗体系,所以无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中国社会科学网:为什么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总体上呈现出一种消极的态势?从美国一些政客采取的种种行径可以看出,是美国的统治者而不是普通民众,认为美国受到了中国的威胁。

萨拉·弗朗德斯(Sara Flounders),美国著名社会活动家,长期以来致力于维护社会正义的事业。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面对一些美国政客和媒体违反科学常理的言行,弗朗德斯女士组织美国等多国人士撰写《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新冠肺炎对中美两国的影响》(以下简称《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一书,对中美两国抗疫进行了深刻剖析和审视,揭露了美国抗疫失败的真相。近期,中国社会科学网对弗朗德斯女士进行了专访。

萨拉·弗朗德斯:在此向中国的朋友们致以春节问候,祝大家新年快乐。也祝贺北京冬奥会成功举办。首先我要感谢当代中国出版社翻译这本书。我和李小轩先生合作完成这个项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方式。这个项目历经两年,邀请了不同背景、不同国家的人参与。我在美国长期从事争取移民权益和反战等社会活动,也做过电台的记者。所以,我与李小轩先生有很多共同语言,有很多可以一起交流分享的经验,也可以找到与本书主题相关的、不同的内容提供者。我们希望这本书能对中国、美国和全世界对抗疫情有所帮助。

我们想通过这本书中的很多部分,反思应该为美国的劳动阶层争取些什么。这本书也是一本纪实的书,就是写在当下,记录发生了什么以及民众的感想。对于我们来说,编写这本书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在今天就结束,以后也可能会有其他的危机会发生,我们需要妥善应对。

中国社会科学网:美国在抗疫方面存在哪些问题,为什么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在疫情面前交出了不尽人意的答卷?

萨拉·弗朗德斯:我与美国医疗界的朋友有很多联系,这些朋友长年以来一直对美国以利润为导向而不满足大众需求的医疗体系提出预警。在这本书里面,也有几篇文章的作者是专业的医疗工作人员。这几年的疫情已经揭示了美国医疗体系的缺陷,也暴露出很多资源的不足,特别是很简单的医疗防护装备,比如防护服、口罩等等。美国并不只是在疫情初期缺少这些资源,就是现在其供应也难以充分满足需求。

如果我们站在现在,回望2020年2月,就会发现这两个时期的美国有一个可怕的共同点。换句话说,疫情暴发已经两年多了,但是美国还没从中吸取到任何教训或者拿出任何改进的方案。现在疫情的死亡人数、感染人数每天都在创新高。这两三天内美国因新冠病毒而死的人比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因新冠病毒死亡的总人数还要多。但是在美国,人们似乎对这种现象都已经麻木了,已经不当作一回事,这些数据也不再是一个新闻。我们在美国出版这本书是2020年,当时编写准备付梓的时间是7月份,那个时候美国就开始说疫苗可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发现只依靠疫苗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更大的问题是美国体制的系统性问题。中国人民可能很难理解,中国这种抗疫的努力、政策和行动,在美国为什么没有出现?

美国方面应该清楚,医疗系统并不仅仅要靠高科技就能发挥作用,美国实际上缺少一个完善的医疗体系,所以无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这一点已经被事实证明。在美国医疗体系积弊已久的情况下,国会仍将数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收买一些没有职业道德的媒体从业人员,让他们编造报道。网络上那些攻击中国的文章就是这么出现的。这些文章根本没有也不需要任何事实证据。相比而言,我们编写的《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一书里所有的作者都不是这种拿钱写作的“写手”,我们非常欣慰,也很自豪。

中国社会科学网:为什么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总体上呈现出一种消极的态势?同时,西方很多民众对政府的抗疫措施也毫不信任?

萨拉·弗朗德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西方的医疗企业,大的跨国医疗公司,他们关心的不是人民,而是他们企业财务报表上的利润。这个不单在美国,在一些西欧国家,也一样存在,都是这次疫情中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基础的、可以服务于人民健康的医疗体系。因此,在欧美国家,成千上万的民众就无法相信他们的政府和政客,而且他们也不相信制药企业、医疗集团和相关的利益集团。

西方政府常常在维护自身利益前提下,引导民众去做利益集团想要他们去做的事情。长此以往,民众对西方政府常常报以不理解和不信任的态度,或者在内心深处消极抵抗,或者公开表达不满。虽然一些西方民众对抗疫政策的是非常不科学的,但是其根源问题不在他们身上。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执政集团的反对派别的存在,他们就是想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来推动这种对政府和社会的不满,以图在下次选举中“上位”。

中国社会科学网:美国在疫情中将大量资源投入抹黑中国的行动中是出于何种原因?

萨拉·弗朗德斯:我们的下一个项目是有关新闻出版项目的书籍。我们将要花更多时间去分析揭露这种造谣的新闻报道。我们现在也在对欧美一些国家的媒体有组织地对中国进行造谣抹黑的行为进行调查。归根结底,美国的当权者对中国的崛起是非常恐惧的。西方是依靠战争发家的,因此,就算是在冬奥会期间,西方媒体也依然公然鼓吹对一些非西方国家进行施压和制裁。

从美国一些政客采取的种种行径可以看出,是美国的统治者而不是普通民众,认为美国受到了中国的威胁。因为,美国统治者的财富是建立在非西方国家难以充分发展和长期滞留在贫困阶段的基础上的。他们对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提出的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倡议抱有敌视的态度。这些西方的统治精英财富的很大来源就是发战争财,他们大肆贩卖武器给其他国家。这些西方统治精英的另一个手段就是制裁。美国利用制裁作为武器,在全世界制裁多个国家。虽然其他国家现在没有美国这么强大,但不是每个国家都会屈服于美国的恐吓。

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美国的人民正在遭受越来越多的痛苦。最后,我希望通过《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这本书,能够让世界更深入地理解我们在这里所说的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