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西部片是好莱坞电影最典型的类型片。它取材于美国西部文学和民间传说,将文学语言的想象与电影画面的幻觉结合起来,把美国人开发和征服西部的过程予以了史诗般的神化。从上世纪30年代到上世纪末,好莱坞拍摄了无数西部片,其中不乏《关山飞渡》、《正午》、《虎豹小霸王》、《与狼共舞》、《不可饶恕》等经典。但是,我要说的这三部西部片却是另类,上世纪60年代,一位意大利电影导演和一位美国电影演员联袂整出了三部震惊世界电影界的西部片——《荒野大镖客》、《黄昏双镖客》和《黄金三镖客》。这三部被称为“镖客三部曲”的电影以全新的镜头运用和音乐音响设计,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意大利西部片电影流派,令高傲无比的好莱坞电影人都感到汗颜不已。

“镖客三部曲”导演赛尔乔·莱昂内说:“我的导演手法主要来自两个大师——一个是约翰·福特,我在他的身上学习到了造景和布景;还有一个是黑泽明,我在他的电影里学到了气氛和人物个性的渲染”。西部片最经典的场面是决斗。为了渲染决斗的惊心动魄,赛尔乔·莱昂内在影片中不惜大量使用特写镜头,最典型的是《黄昏三镖客》片尾三镖客对峙的场面,长达5分钟,轮换切入3人的头部、手部特写,把决斗前的紧张气氛渲染得淋漓尽致。

“镖客三部曲”的另一个特色是音乐和音响。影片开头,首先听到的是尖厉的口哨,接着加入声部的是令人心潮澎湃的甩鞭声音,在口哨和甩鞭声渐强中,加进了急促、短暂的马蹄声。这三种怪诞的声响交杂在一起,完完全全地体现出了西部的狂放。为影片配乐的是埃尼奥·莫里康内,人物的个性音乐是他的金字招牌。他在影片里为三个主要人物都谱写了属于自己的音乐,令人过耳不忘。而他所使用的口哨和甩鞭声也是第一次出现在电影配乐中。

所以,一种电影类型是否具有生命力在于是否能够实现创新。西部片发端于美国,1903年埃德温·S·鲍特导演的《火车大劫案》是第一部西部片,也是最早的叙事电影之一。经过30多年的发展,西部片在上世纪30年代以后进入全盛时期,代表作是1939年约翰·福特导演、约翰·韦恩主演的《关山飞渡》和1952年弗雷德·齐纳曼导演、贾利·古柏主演的《正午》。改编自莫泊桑著名短篇小说《羊脂球》的《关山飞渡》情节紧凑,场景集中,一场印地安人追逐驿站马车的戏惊心动魄,成为电影史上最佳动作场面之一。影片被誉为“好莱坞叙事形式典范影片”,获得第12届奥斯卡电影奖最佳男配角、最佳音乐奖(那届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被《乱世佳人》夺得),从此约翰·福特和约翰·韦恩携手共创了西部片30年的辉煌。《正午》则开创了“心理西部片”的先河,既有较强的文学价值,又有较深的象征意义。但是,此后好莱坞的西部片固守着追逐、动作为主和爱情、浪漫调料的老套,渐渐走向衰落。赛尔乔认为:“195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西部片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了,不仅已经停止了发展而且废话连篇,让人不堪忍受。因为这个原因,好莱坞已经渐渐停止了西部片的拍摄工作。但是我知道,在欧洲国家,西部片还是很有市场的,只要有新鲜的东西,观众还是会来买账的”。他觉得:“好莱坞的西部片导演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他们不再有新的拍电影的方式,而我恰恰有新鲜的想法,意大利的观众也已经厌倦了好莱坞的讲故事的模式和意大利导演对好莱坞的拙劣模仿,我应该拍摄一部与众不同的新的电影。”于是,一种强调节奏,强调戏剧张力,强调人物内心的新形式的西部片在意大利诞生了,并且得到了美国和世界电影界和电影市场的认可。

再从赛尔乔·莱昂内的美学价值追求来看,他的“镖客三部曲”也是具有创新意义的。在传统的美国西部片中,我们看到的大多是善良的白人移民受到暴力的威胁,英勇的牛仔以及执法者除暴安良,结果几乎总是恶人们被牛仔全歼。而那个牛仔大多是外省人,他见义勇为,并在做完好事之后就扬长而去,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将到哪里去。影片的背景无一例外的是开阔的荒野、封闭的驿车、黑暗的小镇和奔驰的骏马。西部片以歌颂开发新大陆的英雄为特点,最终成为好莱坞最具有程式化的类型电影。所以,当观众厌倦了这种程式以后,不管演员多大牌,西部片也就没有多大的市场了。

细看赛尔乔·莱昂内的“镖客三部曲”,你可以明显看到他的美学价值追求轨迹。《荒野大镖客》虽然在镜头运用和音乐音响设计上有所创新,但依然是典型的美国西部片结构。一个来自美国的无名牛仔在墨西哥挑起了两大黑帮的火并,最终战胜了他们。这个来源于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影片《用心棒》的故事结构展示的依旧是正宗的美国西部片的价值追求——牛仔击败恶人。到了第二年的《黄昏双镖客》,赛尔乔·莱昂内的价值判断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影片不是单纯地展示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而是为了金钱的赏金猎人之间的争斗。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与李·范·克里夫分别饰演两个身手不凡的赏金猎手,为了争夺2000美元的赏金与疯狂的匪徒印地奥展开斗智斗勇的追杀,最终全歼匪徒。这里虽然把李·范·克里夫饰演的赏金猎人安上了一个为妹妹报仇的动机,但是为赏金杀人毕竟与传统西部片的正义价值观有了分别。为了明确表示赛尔乔·莱昂内的观点,他还在片头加上了这么一句话:“在生命没有价值的地方,死亡有时候就成为一种交易。这就是赏金猎手存在的原因。”显然,他对赏金猎手现象是持批判态度的。《黄金三镖客》的价值追求更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而成了“小人、坏人和好人”之间为了不义之财的争斗。李·范·克里夫饰演的是一个为了金钱无所不为的小人,在最后的决斗里第一个就了。伊莱·瓦拉赫饰演的是一个烧杀奸淫、无恶不作的恶棍坏人,虽说也有可爱之处,但也没能善终。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饰演的人物虽然在电影里被称作好人,但是也和坏人勾结,以反复缉拿、解救通缉犯骗取赏金为业,显然已经与传统的西部英雄差去十万八千里了。赛尔乔·莱昂内用这个“小人、坏人和好人”的故事来展示美国南北战争的荒谬,已经彻底走出了西部片英雄主义价值追求的旧框套,展示出政治讽刺的风格。这部影片被评论界称之为“不朽名作”、“一部完美至极的意大利西部片”。

好莱坞对于电影的贡献是将电影变为一种产业。电影的产业化必定导致类型电影的程式化、固定化,但这却是电影作为艺术的发展障碍,同时也是票房的毒药。于是,艺术突破与类型发展就成为电影产业发展的动力。正是有了不断的艺术突破,类型电影才能不断地发展。就像西部片,对比看一下《关山飞渡》和《与狼共舞》,你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西部片50年走过的路程,赛尔乔·莱昂内的“镖客三部曲”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